“我还没有完全走出来”:Sam Altman 曝曾想拒绝回归 OpenAI

  当地时间 11 月 29 日,Sam Altman 正式回到 OpenAI 重新担任 CEO 一职。新的初步董事会由 Bret Taylor(主席)、Larry Summers 和 Adam D’Angelo 组成,Mira Murati 将回到原来的 CTO 职位。微软在董事会中获得了一个无投票权的观察员席位,这意味着微软能更深入地了解 OpenAI 内部运作,但在重大决策中没有正式投票权。

  次日,TheVerge 发表了对 Sam Altman 的访谈。在这次对话中,Altman 表示,面对 OpenAI 董事会前一天刚出重拳、后一天又好言劝其回归的闹剧时,Altman 的最初反应既沮丧又愤怒:“我花了好几分钟才缓过神来,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我回答道,‘好啊,我当然愿意回去。’”

  采访中,Altman 反复重申自己无法回答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他到底为什么被踢出局。由 Bret Taylor 领导的 OpenAI 新董事会将对此事开展独立调查,Altman 表示“我也期待看到最终结果。”以下是采访的完整内容。

  “这个问题应该直接问他们”

  Q:Sam,我就单刀直入了。现在外界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被解雇,能不能解释一下?

  Sam:新一届董事会将就此事开展独立调查,我也期待看到最终结果。但目前我还没什么可说的,就让我们一起耐心等待吧。

  Q:你觉得董事会为什么会对你失去信任?

  Sam:这个问题应该直接问他们呀。

  Q:你在 X 上发推,表示你和董事会成员之间“明显存在重大误解”。到底是什么误解呢?

  Sam:我暂时没准备好讨论这个问题,最好是让审查工作正常推进。过去的就先放一放,我希望咱们能多聊聊未来。也许会有一天我将抱着轻松的心情回忆这段经历,但肯定不是现在。

  Q:能说说为什么暂时没法讨论吗?

  Sam:因为我只想让调查正常推进,不加干涉。

  Q:你在给员工的信中谈到了 OpenAI 的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能不能说说他为什么后来改变了主意,决定重新站在你这边?

  Mira Murati:我们也不清楚,这件事最好直接问 Ilya 本人。

  编者注:Sam Altman 在与 OpenAI 员工分享的完整备忘录中说道,对 OpenAI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没有恶意。“虽然 Ilya 将不再在董事会任职,但我们希望继续我们的工作关系,并正在讨论他如何继续在 OpenAI 的工作。”Ilya 最初参与了董事会政变,但在几乎所有公司员工威胁如果罢免奥特曼辞职就辞职后,他改变了主意。

  “我花了好几分钟才缓过神来”

  Q:Sam,事后看来,让你回归 OpenAI 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Sam:整个过程还挺有趣。周六早上,董事会的人打来电话,问我愿不愿意谈谈这事。我的第一反应是抗拒,我真的很想说“大哥,我很不爽、很生气,我心情特别不好。”

  但很快我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不用说,我对这家公司很有感情,在过去四年半的工作中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力。这也是我人生中最长的一段奋斗历程。我们在坚持的使命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朝着安全有益的通用人工智能(AGI)迈进了一大步。这里的每个人、包括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有 Mira 和整个领导团队,都为 OpenAI 付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努力。

  我花了好几分钟才缓过神来,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我回答道,“好啊,我当然愿意回去。”

  Q:所以是董事会要求你回归的?

  Sam:没错。

  Q:其实你一开始也有点犹豫?

  Sam:稍微犹豫了一下。毕竟那件事对我的冲击还满大的。

  Q:很明显,员工们都愿意支持你。你觉得他们的支持是决定事件走向的关键吗?

  Sam:肯定是,这支更强大、更团结、更专注也更忠诚的团队最终帮助我们渡过了难关。OpenAI 一直拥有极强的信念和专注力,而如今这一切又变得更强大,也是我仍对 OpenAI 抱有希望的原因。

  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位员工、任何一家客户抽身离去。他们不仅在迅猛的业务增长之下始终保持产品的同步发展,同时也在新功能发布和技术研究方面持续取得成功。

  Q:那你愿意回归董事会吗?

  Sam:这恐怕属于公关范畴了,我目前没有考虑太多。我面前摆着堆积如山、极度困难的紧急工作。我希望能做好份内的工作,而且这一切跟是否加入董事会无关。总之,我暂时没时间考虑这些问题。

  “但这种期望也确实没有道理”

  Q:“完善治理结构”是什么意思?OpenAI 的非营利控股结构会发生变化吗?

  Sam:这是个好问题,但应该由董事会成员来回答,我暂时给不出答案。坦白讲,他们还需要时间,也应该多给他们点时间认真思考。很明显,我们的原有治理结构存在问题,而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能理解为什么人们迫切想问出个答案,但这种期望也确实没有道理。

  Q:为什么会觉得没有道理?毕竟 OpenAI 的这一系列剧变把大家搞得晕头转向。就目前来看,似乎只是观念上出现了分歧,并不涉及渎职或者具体的错误。

  Sam:因为要想设计一套良好的治理结构,特别是匹配生成式 AI 这样极具影响力的技术,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人们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心策划、展开讨论、吸收外部观点、组织压力测试。这些都需要时间。

  Q:这次事件有没有对 OpenAI 的安全工作政策造成影响?

  Sam:没有,这次事件跟安全无关。

  Q:最近大家都看到了关于突破性成果 Q*的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Sam:这只是次意外的消息泄露,我没有太多想说的。其实我们之前就多次提到过,生成式 AI 技术一直在快速进步,而我们希望继续努力找到确保其安全、有益的控制手段。我们之前是这样工作的,未来也会继续保持这样工作。所以不管有没有 Q*,我们的立场和处理方式都从未改变。

  抛开具体的成果或者项目不谈,我们始终相信保持进步的唯一途径就是不懈研究。每个人都会遭遇失败,但这并不会影响我们最终取得成功。我们希望与全世界就 AI 展开交流,尽可能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相关阅读:OpenAI“宫斗”导火索找到了!神秘“Q*”项目曝光,有可能威胁人类?

  Q: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你可能还没想好,从这次事件中,你学到了怎样的教训?

  Sam:我还没想好怎么简单表述。教训和体会当然很多,而我自己也还没有完全走出来。关于这件事,未来我肯定会多聊一聊,但现在我还没准备好……如果非让我说,肯定也是冗长杂乱的呓语,没什么意思。

  Q:好的,那就下次再聊这个话题。

  (挂断电话后不久,Altman 又打来回电。)

  Sam:我意识到 OpenAI 可以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继续运作,这其实是件好事。当然,我很高兴能回归,请千万别误会。但我回来之后发现太阳照常升起,我的离开并没有导致业务陷入瘫痪。可能掺杂了一点私心,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就是说要么是我选择的领导班子确实给力、要么就是我建立的组织结构足够成熟。总之公司没有我也能走得很顺,整个团队也做好了稳步向前的准备,真是太棒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