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Threads让3000万用户「互联网大迁徙」,Meta能再一次颠覆社交媒体吗?

  2003 年,在哈佛大学就读的扎克伯格,建立了一个名为「Facemash」的网站。使用从九个哈佛宿舍的在线相册中收集而来照片,一次将两个并排放置,并要求用户从中选择「更漂亮」的那位。

  Facemash 在推出的前四个小时内,就吸引了 450 名访客和 2.2万 次照片浏览。这个网站随即便冲垮了凌晨的哈佛大学校内网络服务器,几天后才被哈佛大学管理部门关闭。

  这不仅让扎克伯格面临被开除的处罚,更是如今 Facebook 至今仍然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发展早期故事:这不仅是属于社交网络的传奇故事,更是被如今很多社交产品的产品经理所崇拜。

  但在7月6日,一款仍然来自扎克伯格之手的社交产品,重新定义了社交网络的用户增长:在一天之内用户量从四位数涨至八位数,这个可能是全世界的产品运营连梦中都不曾幻想过的事件,被 Threads 实现了。

  如果你还没听说过 Threads:这是一款由 Instagram 团队开发而来的一款几乎完全对标 Twitter 的 App,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 Threads 使用的是 Meta 的账户系统,Instagram 用户可以直接使用账户授权登陆并生成 Threads 账号。保留包括用户名 ID 在内的现有所有身份信息。

  根据扎克伯格本人发布的信息,Threads 在发布后不到 24 小时内,就获得了超过 3000 万注册用户,同时根据 The Verge 记者获得的内部数据,Threads 现有用户已经发布了超过 9500 万条内容。

  神奇的「互联网用户大迁徙」

  对于如今已经发展的相当饱和的社交网络而言,对于几乎每一个用户而言,迁移到一个新的社交平台都意味着一次「走出舒适区」,而 Threads 却在这种背景下,让3000万互联网用户实现了如同现实世界动物大迁徙一般的「互联网大迁徙」。

  生物迁徙是为了寻找更加适合生存的环境,或是充足的食物,或是舒适的气候,或是利于繁殖的条件。

  维基百科中关于「迁徙」一词的定义:几乎与 Threads 初期宣传成功的外部因素全部吻合,总结下来无非还是两条:Meta + Instagram 应用内的宣传助推,以及 Twitter 用户的口口相传。

  在近期 Twitter 限制用户每日刷新内容数量,以及对付费账号发布内容提高优先级,导致低俗广告内容满天飞等种种操作之后,Twitter 用户对于新的「避难所」的期待又到达了一个新的小高峰。此时 Threads 的开放自然也就引来大批 Twitter 用户的尝鲜。

  Twitter 用户参与的热情和数量甚至都远超和 Threads 共用账号系统的 Instagram,这一点从 Twitter 当日流行趋势就变成了 #ByeTwitter 以及 Threads,就可见一斑。

  这场「互联网大迁徙」堪称史无前例,伴随用户一同迁徙的还有用户与用户个体之间的关系网:无论用户再怎么抱怨马斯克入主 Twitter 之后的各种异样变化,用户与用户之间的联系互动都在 Twitter 中发生,用户发现现有的互联网产品中甚至没有能取代 Twitter 的产品。

  Threads 显然是抓住了这次机会:在近一个月之前,关于 Threads 的曝光图就已经出现在网络上,但当时没有任何消息证明 Threads 能在 7 月初正式开放,但 Meta 趁着 Twitter 整个社区都因为运营策略问题陷入混乱中,推动 Threads 抓住了这次难得的契机,这才有了 Threads 让世界咂舌的用户量。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 Threads 真的给全世界表演了一次「一天之内建成罗马」。但这还不是 Meta 眼中的终点:扎克伯格在 Threads 上发帖表示「(Meta)应该要打造一款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的对话应用程序,并最终取代 Twitter」。

  Twitter 有机会但没有做到这一点,希望我们可以。

  简陋的功能

  即使 Threads 仅用了不到一天,就将自己变成了一款巨型社交产品,但摆在 Meta 面前的问题仍然现实且棘手。

  在软件使用体验上,尽管用户数量几何倍的激增没有让 Threads 出现严重的宕机问题,但从 Twitter 迁徙而来的大批用户很快就发现:Threads 的软件体验更像是一个严重简陋版本的 Twitter:无法保存图片、无法选择复制内容,没有正常可用的网页版,甚至没有正式上架 Android 版 App。

  从目前展现出的部分来看,Threads 都不像是一个「颠覆者」,更像是一个在对的时间到来的「取代者」,这也是如今很多不看好 Threads 的 Twitter 用户主要论据:即 Threads 并没有给原本已经一成不变、很难在掀起什么浪潮的社交媒体运营模式带来新鲜空气,只是趁着 Twitter「生病」、乘虚而入的 Meta 社交产品。

  Meta 并非对这一点全无认知:在 Threads 开放当天,扎克伯格还「反向迁徙」,在他的 Twitter 账号上发布了过去十一年以来的第一条推文:内容只有一张两个蜘蛛侠的梗图,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在回应 Threads 与 Twitter 在本质上并无区别。

  但 Threads 并非完全照搬 Twitter 的理念,Meta 仍然还有藏在手里准备亮出的底牌 —— 即对 Fediverse 协议的支持,从一开始 Threads 就被宣传为将会支持 Fediverse 社交网络协议,这个网络中不仅包括现在同样被视为「下一个时代的 Twitter」的 Mastodon,还包括全球上万个大大小小的 ActivityPub 协议服务器网络。

  届时,Threads 不仅能成为这个网络中的一个节点,Threads 用户还能直接在应用内看到来自其他服务器的各种内容,并直接关注对应的创作者,其他服务器的用户反之亦然,同时 Meta 并不对其他服务器有管辖权,这也意味着 Threads 无权对其他服务器上的内容产生更改,甚至 Meta 现有的内容审查规则都将不完全适用于这个生态中。

  虽然目前 Threads 由于「截胡 Twitter」没有在发布的第一天就加入对 Fediverse 的支持,但据 Instagram 开发团队所言,这一功能支持将「很快到来」,届时出现在 Threads 用户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单一社交网络服务商的束缚,在不同服务器节点之间与不同的朋友建立联系。

  除了对「生态互联」的构想,另一个决定 Threads 最终能否成功、能成为下一个 Twitter 的关键,仍是 Threads 对于商业化环境的建设能力,在 7 月 6 日正式面向所有用户开放之前,Meta 已经邀请了数千个名人以及官方账号入驻 Threads,其中绝大部分是 Instagram 中的知名博主, Instagram 不仅能直接注册 Threads, Threads也会在用户界面中展示一个 Instagram Logo,让你可以一键跳转到 Instagram 网页中。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