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扎克伯格推出Twitter竞品Threads,一小时就红过自家元宇宙

  随着 Twitter 在马斯克的领导下继续表现不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新推出的 Instagram Threads 上,而就在几小时前, Threads 正式亮相。

  简单来说,Threads是Instagram基于文本的对话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与 Instagram 紧密相连,用户可以在这两个应用程序中使用相同的用户名,并快速关注自己在 Instagram 上关注的所有帐户。

  扎克伯格也直言不讳地表示,他希望 Threads 比马斯克旗下的 Twitter 做得更好:

  这需要一些时间,但我认为应该有一个超过 10 亿人使用的公共对话应用程序,Twitter 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但还没有做到这一点,希望我们能做到。

  好家伙,合着搞了半天元宇宙之后,扎克伯格又回到Web 2.0是吧。

  1 和推特照镜子

  作为Meta推出的最新APP,Threads在关键方面与Twitter惊人地相似:

  在主页,Threads会显示用户关注的账户及帖子,以及Instagram算法推荐的账户;一条帖子最多可包含500个字符,并且可以包含最多5分钟的照片或视频;此外,Meta对Threads帐户采取的审核操作不会影响其关联的Instagram帐户。

  尽管Instagram的认证符号将移植到Threads帐户,但尚没有推出类似推特那样解锁附加功能的付费验证方案,同时Threads还没有开始显示广告。

  由于Threads和Instagram之间的深厚联系,用户可以快速将Threads中的帖子分享到自己的Instagram故事或动态,Meta预测这将对Threads用户的增长很有帮助。

  不过即便关于 Meta 拥有的新平台的谣言已经流传了好几个月,但显然马斯克并没有做好接受 Threads 的准备。

  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在 Twitter 上受到陌生人的攻击,比沉迷于 Instagram 上隐藏痛苦的虚假快乐要好得多。

  随后,马斯克回复了一位Twitter 用户发的推文,该用户发布了马斯克 2018 年 8 月 21 日关于 Instagram 的电子邮件的屏幕截图,邮件中写道:

  我刚刚删除了我的 Instagram,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马斯克确实在 2018 年删除了他的 Instagram 帐户,并且他并不是该平台的粉丝。

  对了,在这里还要补充一下,最近马斯克和扎克伯格沸沸扬扬笼斗喊话,也是在Instagram与Twitter上分别进行的,隔空互呛的手法可谓十分熟练。

  不过隔空互呛虽然很有观赏性,但 Threads 的推出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

  平台推出后的前四个小时内就有超过 500 万人注册加入,这比Meta的元宇宙平台Horzion Worlds的用户增速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为了让 Threads 真正成为爆款,Meta 一直忙于在其公开发布之前邀请来自好莱坞、音乐、职业体育、商业等领域的众多名人加入 Threads。

  而截止上线后3小时, Threads 上已经出现的名人包括卡莉·克劳斯、托尼·罗宾斯、达纳·怀特、戈登·拉姆齐、埃莉·古尔丁、杰克·布莱克、拉塞尔·威尔逊和巴西流行歌星安妮塔,Billboard、HBO、NPR 和 Netflix 等品牌也在推出后几分钟内就建立了账户。

  Influtial 的首席执行官瑞安·德特表示,为了建立 Threads,Meta 一直在向社交媒体影响者做出姿态,以吸引他们使用新应用,并鼓励他们每天至少发帖两次。

  Instagram 负责人莫塞里表示,马斯克领导下 Twitter 的波动性和不可预测性为竞争提供了机会,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莫塞里解释了为何想要挑战 Twitter:

  显然,Twitter 开创了这个领域并且有很多可供公众对话的好产品。但考虑到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们认为有机会构建一些开放的东西。

  2 偷袭真的讲武德?

  去年 10 月,马斯克以 44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Twitter,但由于大幅裁员和内容审核争议,导致广告商大量流失,该公司的价值自此暴跌,其最新举措涉及限制用户每天可以阅读的推文数量。

  对于 Meta 来说,现在正是出击的好时机,因为几个月来马斯克混乱的决策已经搅乱了 Twitter。

  不过 Threads 虽然看似前景大好,但过分低估 Twitter 和马斯克显然也不明智,莫塞里也表示:任何时候你从头开始构建一个新应用程序,成功的可能性都要小很多。

  而关于为什么要把Threads作为Instagram之外的独立应用程序,团队内部也经过了激烈的讨论,毕竟这是一项重要的决策。

  一方面,将Threads作为Instagram的选项卡可以保持整个平台的一体性,并提供更紧密的集成。这样,用户可以在同一个应用程序中处理所有的社交互动,无需切换应用。

  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挑战,Threads中的文本帖子和评论模型不适合支持公共对话,与Twitter的推文和回复模型有根本的差异。为了实现回复的平等性而不是从属性,需要进行重大的改变,这可能会带来一种截然不同且更广泛的公共对话氛围。

  另一方面,将Threads作为独立应用程序具有自己的优势——它提供了更大的自由度和创新空间,因为可以重新思考和塑造Instagram的使用方式。

  单独的应用程序也能将用户从Instagram的阴影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有机会在新的领域中发现自己的创造力。虽然从零开始引导用户群体可能更加困难,但如果成功,将带来更显著的好处。独立应用程序可以重新定义Instagram的身份,并为用户提供全新的体验。

  然而,选择将Threads作为独立应用程序也存在一定的风险,需要考虑到引导用户的挑战和推广的成本。

  此外,Instagram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一个以照片分享和动态为主的应用程序,而非文字为主。因此,将Threads作为独立应用程序可能会导致一部分用户感到困惑或不适应这种改变。

  3 最成功的时刻就是今天

  不过就目前来看,即便Threads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功,和扎克伯格与马斯克之间的剑拔弩张不同,莫塞里依然十分淡定,他表示对杀死 Twitter 甚至让该应用程序达到 Instagram 级别的超过 10 亿用户的规模不感兴趣:

  如果它变得非常非常大,那就太好了,但实际上我更感兴趣的是它是否与文化相关,而不是它是否拥有数亿用户。

  反倒是投资者对 Threads 与 Instagram 的联系可能为其建立内置用户群和广告机构的可能性垂涎三尺。

  虽然 Threads 作为独立应用程序推出,但用户可以使用其 Instagram 凭据登录并关注相同的帐户,这可能使其成为 Instagram 超过 20 亿月活跃用户的现有习惯的轻松补充。

  投资公司 AJ Bell 的财务分析主管丹尼·休森表示:“投资者不禁对 Meta 真正拥有‘推特杀手’的前景感到有点兴奋。”

  周三,Meta 股票在上市前收盘上涨 3%,随着大盘小幅下跌,其涨幅超过了竞争对手科技公司的涨幅。

  该应用程序还受益于其他潜在的 Twitter 竞争对手未能利用该服务的缺陷。尽管 Mastodon、Post、Truth Social 和 T2 等一些新兴竞争对手都试图吸引 Twitter 用户,但到目前为止,它们的规模都相对较小。

  不过今天可能是 Threads 最顺利的一天了,Meta在推出“山寨”APP时曾多次遭遇失败,最引人注目的是其旨在与短视频竞争对手 TikTok 竞争的 Lasso 应用程序;后来 Meta 又将短视频工具 Reels 直接整合到 Instagram 中,最近又关闭了负责设计实验性应用程序的部门,作为削减成本的一部分。

  Insider Intelligence 首席分析师 Jasmine Enberg 表示,对 Threads 的另一个潜在打击是,Twitter 上以新闻为导向的文化与 Instagram 上的文化不同,Instagram 是一个更具视觉效果的平台:

  这违背了 Meta 近年来的目标,即远离新闻内容,转而在 Reels 视频中推荐更容易消化的内容。

  想获得的数据真不少哈

  不过,Meta 只需要说服四分之一的 Instagram 用户加入 Threads,就能与 Twitter 的规模相抗衡。

  扎克伯格在该应用程序上的第一篇文章中写道:让我们开始吧,欢迎使用 Threads。同时在大概一小时后,面对 Twitter 将会消亡的预测时,他也提醒大家保持耐心——我们现在才处于第一轮比赛的开始阶段。

  只是看着曾经掀起元宇宙波澜的Meta,如今又回到有些过时的战场上,这场比赛的胜负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